温故2003:SARS、果子狸与吃野味

十年,是一个容易勾起往事回忆的时间段,在H7N9禽流感肆虐的今天,有必要温故十年之前的2003年。2003年,除了伊拉克战争爆发外,中国人似乎对那个非典肆虐、全民防治的时期,仍然有着鲜活的记忆。比如果子狸,现在人们更多地会将它与SARS相联系,而不再纯粹是饕餮的山珍野味,SARS病毒也让它的名声大噪。重新审视十年前的非典传染事件,以果子狸为切入点,值得反思之处会更多。

果子狸又名花面狸、白鼻心,是一种灵猫科的哺乳动物。躯体瘦长,成年时有45-65厘米之长,4.5-8千克之重。外形似家猫,颜面狭长,鼻吻前突,颈短面粗,眼睛大而圆,两耳较小,上层背部两侧有20根黑白相间、富有弹性的胡须,头部被毛有7块大小不同黑、白相间的斑块,故又称花面狸。

果子狸这种动物,主要生活于海拔200-1000米的山林中,或是靠海的丘陵地帶。在我国境内分布广泛,尤其在华南地区。也在中南半岛、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缅甸、台湾、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等地也有分布。

果子狸的肉,此前一直被视为难得的山珍野味,特别是在云贵高原及两广地区。清乾隆年间的满汉席,就有梨片伴蒸果子狸这道菜。果子狸还是特色野味”龙虎凤汤”的主要原料之一。这道汤,散发着菊花的清香,汤内还加入了果子狸和蛇的碎肉。有钱的广东人会为图大快朵颐而不惜花大价钱。

但到了2003年的非典时期,使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食用果子狸的”传统”。科研人员从果子狸标本中分离到SARS样病毒,又通过电镜对病毒形态进行分析,确定是冠状病毒。广东防治SARS科技攻关组的专家们,在”广东省传染性非典型肺炎(SARS)防治研究”科技成果的鉴定会上最终认定:果子狸是SARS冠状病毒的主要载体。曾经的山珍野味,便不再仅仅是满足贪吃者的口腹之欲了,而成为危害社会大众的SARS病毒的载体。人类终归为自己的欲望,付出了代价。但染有SARS病毒的果子狸,最终遭遇了被灭杀、焚化、填埋的厄运。

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果子狸么?果子狸携带SARS病毒,但它们本身并不患病,只是病原的携带者,因为他们体内已经有SARS病毒的抗体。只因人类贪食野味的行为,让SARS病毒疣了更便捷的传播渠道。现在科研人员最新发现,SARS病毒的源头极可能是蝙蝠,蝙蝠不仅有抗体,还有与人类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类SARS冠状病毒。

但无论是果子狸,还是蝙蝠,还是其他染有SARS病毒的动物,他们和人类一样,都会感染患有相同的疾病,科学界称之为”人畜共患病”。早在19世纪,国外科学家提出了Zoonosis这个词,当时是指人类感染的动物病。1979年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和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联合成立了Zoonosis专家委员会,给Zoonosis下了这样的定义:人和脊椎动物由共同病原体引起的、又在流行病学上有关联的疾病。这些病种大致可分为四类:①病原体主要贮存于动物并引起动物感染或流行,但亦可波及人类;②病原体主要贮存于人类,并引起人的感染,但亦可波及于动物;③病原体既可长期贮存于人类,亦可长期贮存于动物种群中;④人与动物是病原体生活史中必不可少的传播环节。”人兽共患病”是我国专家对Zoonosis的翻译。
SARS病毒之于果子狸,艾滋病病毒之于绿猴、爱博拉病毒之于狐蝠,但它们本身并不患病,只是病原的携带者,很多病毒在他们身上是不会爆发的。由于人类无节制地开发自然,大举进入本是野生动物的领地,向大自然索取资源的同时,也接触了许许多多原先从未接触过的病原体,把病原体从原始森林中带了出来。此外,更由于人类贪图口腹享受,残忍地猎捕、屠杀野生动物,使人、动物与自然三者关系严重失调,人类才遭到来自自然界的惩罚。所以说,人类违背自然的行为,才是导致SARS之类病毒疾病传染爆发的元凶。

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。大量捕食野生动物不仅使人类身染顽疾,而且使许多野生动物日益枯竭,加速了一些野生动物的灭绝,埋下了生态系统失衡的隐患,最终将危及人类自己的生存。然而令人感到遗憾和悲哀的是,最近仍传出这样的新闻:SARS已过10年,记者暗访发现,虽然果子狸明买明卖,是买不到,但通过地下市场还是可以花人民币1000多块就可以买到一只野生的果子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