徘徊在离开之际

昨天,去了趟河大的新校区。但心境却是不同的。因为我将要离开。虽然说离正式毕业还有一年,但起码还有两个月就要离开了。我想我还是应该兴奋,或是激动才是。毕竟不安于现在的这样的现状。

两个月后,我要去哪里?理论上,这么大的中国,那么的城市,我都可以像蒲公英一样,飘去。

我自闭么?喜欢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。平常经常上到楼顶,看着开封的市区,多么真实的市井世俗生活。
感觉对这里没有什么留恋的,不如归去。毕竟日子过得不是太爽。虽然在别人的眼里,我已经很不错的。宛若隐居在闹市中。突然想到Jerome David Salinger,因为这个写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的有趣的人,走了。在2010年1月27日。实在是一个有趣的人。
很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境,但却无能为力。我改变不了什么。就这样吧。
现在在做着一个关于两个月后的梦。聊胜于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