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世纪的香港,如先秦之临淄,汉晋之邺,唐之扬州,宋元之泉州。俱因时而盛,奈何气候冷暖人殊难预。只望永为南粤一盛邑,不令后人有黍离之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