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贝尔文学奖是对世界文学的一种伤害

又是一年诺贝尔奖的颁奖的时候了。这简直就是学术圈里的一件娱乐事件。即使你再清高不凡,再怎么鄙视名利。你也总难免绕过它。它对自然科学,世界和平的贡献毕竟是很大的。但它对世界各国和各民族的文学贡献有多大,这是很值得我们所怀疑的。 现在0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由一个德国女作家获得了。据说是一个冷门。但实在不是一个冷门。又是一个欧洲作家!再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获奖后,在也没有东方的作家获奖。法籍华裔的高行健、南非的库切和土耳其的帕慕克的风格都是西方式的。诺贝尔文学奖实在是一个西方文学的奖项。阿拉伯文学,和华语文学都不是主流。

各国文学本没有孰优孰劣之分,但却有强势弱势之分。诺贝尔文学奖不应该是世界性的。设立一个世界性的文学奖本生就是一个错误。文学不能用一种文化下的价值标准来衡量。看看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,到底有多少人心服口服。更优秀的作家,如阿根廷的博尔赫斯,意大利的卡尔维诺等。都沒有获奖,这实在是诺贝尔文学奖的遗憾。诺贝尔文学奖哪些评委们真的有任意指点各国文学的资格么?
诺贝尔文学奖实在是一个很娱乐的事情。它不是作家文学家的节日,只是书商与文化政客的狂欢节。数学家实在很幸运,没有作家这样被折腾的厄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