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:阿里巴巴

阿里巴巴一职工离职,在公司内网发贴尺度大引热议

近日,一篇阿里巴巴员工在阿里内网发布的离职感言流传网络,文章中,该员工控诉了阿里内部存在的各种问题,称“高P男盗女娼,中P双面跪舔,小P无脑粉红”。他吐槽道,每个副总裁都是一个土皇帝,小P们无脑粉红,为了不动脑子,他们可以放弃自己,放弃自己的独立思考。

(注:阿里巴巴内部系统的“P”序列职级,P3及以下,低端职能岗以及外包,P4=专员,应届本科生,P5=高级,应届研究生,P6=资深,研究生1到2年工作经验,应届博士,P7=专家,P8=高级专家,P9=资深专家,P10=研究员/科学家,P11=高级研究员/首席科学家,P12=首席研究员。)

员工坦言这些问题常令他感到公司无可留恋。真是有人的地方,就是江湖。下面是该员工的离职贴的原文:

今天是last day,刚刚还了工牌。我在内网给自己还写了标签,如下三句:

  阿里弃徒,没有出息,不堪大用。

  主动离职,永不录用,请勿联系。

  自觉拉黑,已走勿送,你们不配。

  混了三年多,也算看过猪跑了,基本上搞明白这里的游戏规则,总结一下就是:高P男盗女娼,中P双面跪舔,小P无脑粉红。

  高P们男盗女娼,就是字面意思。每个副总裁都是一个土皇帝,有钱有地,有权有人。那怎样才能把这些什么都不缺的军阀们放在一起不打起来呢,嘿嘿,只有靠最原始的人性了。在生殖系统上给“组织”上交把柄,才算是完成了投名状。例子太多举不胜举,蒋某胡某Z某(Z某层级不到,属于先交再等晋升)大家都知道。开大会,还友善提醒“有二房的赶紧离婚哟”。当然,男盗女娼是高P们的本职工作,犯个小错,确保入圈,皆大欢喜。只有用更原始的人性才能遏制一般人性。当然,除了最原始的人性,用宗教信仰也行。但那可就不是犯个小罪就能解决的了。本拉登,希特勒,斯大林,都可以学,高P们心痒痒,学到一半,被更高的P叫停了。

  中P原本分两种,不要脸和要脸的,前者向上跪舔,向下PUA,期望能早日混进男盗女娼的圈子。后者向上假装唯唯诺诺,向下把枪口抬高一公分。但后者长久不了,要么受到自己良心煎熬或觉得浪费时间,要么被HR以“不作为”“老白兔”整治。最后中P只会剩下一批不要脸的,赌徒加舔狗,做着双面人,以为出卖灵魂就可以得到利益,欺软怕硬,假话骗到自己都信了。占着坑,继续做一坨脱不下来红舞鞋的行尸走肉。

  为啥,因为这是一个暴利(不是暴力)的体系。在任何一个暴利体系内,维护权力架构才是最要紧的,利益大过一切。所以都是这么自然。

  小P们就不一样了,为了不动脑子,他们可以放弃自己,放弃自己的独立思考,无脑粉红就是说的他们。有点啥事了,“组织上为什么不来管一管!”。放弃责任,也等于放弃权力,放弃真的非常舒服,随波逐流,融入了阿里的大家庭,反正奴隶也能造出金字塔,纵做鬼,也幸福。上升了,只要有人装作明君出来安抚,他们就自带鸡汤,摇摇尾巴,觉得跟着伟大光荣正确的副总裁就可以解放全人类。结果碰到807事件,反转啊,心疼啊。怼周某是心疼张某吗,放屁,怼周某是向皇上和东厂弯腰示好。鸡蛋和石头,永远站在石头一边。“我们不允许阿里巴巴不好”这种垃圾口号张口就来。给强权表忠心,那还不如系上橙袖章,跳个忠字舞。这个状态一般持续两年,直到他们完成驯化,斯德哥尔摩发作,啊,跪着真香,多年媳妇熬成婆,进入中P继续跪。或者意识到自己还剩一点尊严,不想再做干电池,那么只好离开,出门右转,好走不送。

  高P们在旁边看戏,可高兴啦。挑起群众斗群众,是他们的擅长,也是他们年青时候见过的剧本,有样学样。让小P在前面摇旗呐喊干苦力熬鸡汤,让中P在当中做恶人搅混水,那自己就可以躲在后面捞好处。整个过程一轮又一轮,洗掉一批批不听话的小屁和中层,时而年轻化啦,时而盘点啦,反正都是洗,洗来洗去,高P永远不变。管你当年是前台还是中专还是千老,都紧紧握住这一张金彩票,紧密团结。于是权利体系特别稳固,组织欣欣向荣,脚踢亚马逊,拳打苹果,津门第一,指日可待。当然,股票跌了,那是因为责任全在特朗普,是革命的暂时挫折,跌到100也没关系,无非就是每年两千万变成一千万,真的亏好多啊。

  没有什么好留恋的。要说这个地方三年多给我带来些啥,那就是一堆数据点。让我开了眼界,了解一些规律,而已。